• 故事俄罗斯三娃内卷的四年
    发布日期:2022-04-27 20:21   来源:未知   阅读:

  冠军谢尔巴科娃、亚军特鲁索娃以极高的技术分,把俄罗斯以外的选手远远跑到身后。15岁的瓦列耶娃明显到禁药风波影响,在出现明显失误的情况下也拿到了第4。

  北京冬奥期间,俄罗斯三娃在各大短视频平台刷屏了,女子单人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有流量。“千金”、“莎莎”、“K宝”成了宠儿。几位姑娘精致的面庞未脱稚气,却人手必备媲美男子运动员难度的四周跳,像极具迷惑性的杀手,旋开的溜冰裙在空中绽成绚丽的花朵,迷醉间又有利刃见血封喉。

  几年之内,三位姑娘先后练成了杀手锏4周跳,把女子花滑切割成了两个世界。很明显,俄罗斯女子花滑在打破世界格局后又强势升级。

  2014索契冬奥会开始,从备受普京青睐的红衣少女利普尼茨斯卡娅,到在争议声中力压金妍儿夺冠的索特尼科娃,从两届世青赛冠军拉迪奥诺娃,再到2018平昌冬奥扎吉托娃和梅德韦杰娃以极具统治力的表现包揽冠亚军,俄罗斯姑娘结束了亚洲(亚裔)姑娘在女子单人滑上的多年统治。

  平昌冬奥结束后不到一个月,2018年世青赛在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举行。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少女亚历山德拉特鲁索娃在自由滑中跳出后内结环四周跳(4S)和后外点冰四周跳(4T),技惊四座。和金牌一起被她收入囊中的,还有新的青少年女单自由滑世界纪录(153.49分),和新青少年女单节目总分世界纪录(225.52分)。

  最震撼的当属那两个四周跳,要知道在2018年之前,女子单人滑里只有日本选手安藤美姬和哈萨克斯坦选手小图克塔米舍娃分别在2002-2003赛季的青少年大奖赛总决赛和2017年的世锦赛上实现过。

  尽管在成年男子组,四周跳已经几乎是标配,但一个共识依然存在:女孩子是不可能跳四周的。特鲁索娃的横空出世就像一个有力的回击。

  2018-2019赛季,特鲁索娃势不可挡,在青少年大奖赛里相继实现后外点冰四周接后外点冰三周的高难度联跳,勾手四周跳,她更是在国际滑联承认的比赛中实现后者的第一人。同时,她开始参加俄罗斯全国锦标赛成年组的比赛,开始尝试难度与勾手四周相同的菲利普四周跳。

  “对于我来说,四周跳就只是比三周跳多转一圈。只要我想做,我觉得我可以做到,就会努力去达成目标。“面对关于四周跳秘诀的问题,特鲁索娃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着同一个答案,”我不认为跳跃分男女,只要有能力,就应该去试试。“

  这个拥有迪斯尼公主般的长发,总是抱着小狗甜甜笑着的小姑娘,像是不断点火升空的小火箭,挑战着人类反地心吸力的极限,不经意间就把女子花滑带进了四周跳时代。

  特鲁索娃并非没有对手。在2018年的俄罗斯国内赛,同俱乐部的队友安娜谢尔巴科娃两次完成了勾手四周跳,加上她本来就掌握的后外点冰四周跳,她与特鲁索娃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

  比起只喜欢跳跃,不太用心于滑行和表演的特鲁索娃,谢尔巴科娃的节目表现力让她更为贴近花样滑冰对女子运动员的要求,更获得裁判的青睐。

  2017年夏训,她在一次简单的跳跃练习中摔伤骨折。错过世界青少年大奖赛之余,伤愈后参加俄青赛也仅获13名。但越是伤愈归来,她越刻苦。在教练的建议下,她在2018年努力习得了勾手四周跳。“尽管非常的困难,并不代表我们女孩子就不能跳。”她说。

  谷底反弹后,谢尔巴科娃带着自由滑《引子与回旋随想曲》参加了她的首次俄锦赛成年组的比赛,自由滑里加入了她的新武器勾手四周跳。

  彼时,已经在国际比赛中展示过三种四周跳的特鲁索娃更被看好。不过这次比赛,谢尔巴科娃的勾手四周跳稳稳站住了,而特鲁索娃的两个勾手四周跳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失误。最终谢尔巴科娃以0.06分的优势首登全俄冠军宝座,特鲁索娃第二,而另一位俱乐部队友,在青少年大奖赛总决赛夺冠的科斯托娜娅位列第三。平昌冬奥的奥运冠亚军扎吉托娃和梅德韦杰娃,都排在她们之后。“三小只”正式接班师姐们。

  ▎2019年ISU花滑大奖赛法国站美国选手贝尔祝贺俄罗斯选手科斯托娜娅。

  放眼世界,日本天才少女纪平梨花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在比赛中时有跳空,不算稳定;美国的陈楷雯还没有从发育关完全恢复过来,特内尔有稳定的三周跳节目,但无意攻克四周。于是,拥有四周跳技术的俄罗斯姑娘们成了花滑世界的焦点。

  2019年日本埼玉世锦赛,扎吉托娃如愿夺冠,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大满贯,逐渐淡出赛场。

  2019-2020赛季,“三小只”升入成年组,向世界展示难度与艺术结合的竞技之美,开拓属于自己的时代。

  最令人惊喜的是科斯托娜娅,她的阿克塞尔三周跳高飘远,滑行如仙子从云上掠过,好莱坞明星般的美貌等各种条件综合起来,帮助她迅速获得了裁判们的青睐。由于规则规定短节目不能使用四周跳,科斯托娜娅的技术也让她在短节目迅速确立优势,得以和两位拥有四周跳的队友抗衡。

  在大奖赛总决赛上,科斯托娜娅、谢尔巴科娃和特鲁索娃分列冠亚季军。俄萝统治女子单人滑的事实已经确立。

  在这种集体优势下,特鲁索娃突然发现自己渐渐处在下风。她选用了《权力的游戏》的原声作为配乐,为了演绎好龙母角色甚至一口气看完了八季电视剧,但她的表现力还是高开低走。

  由于滑行、旋转以及表演能力的不足,特鲁索娃只能在节目里安排尽量多的四周跳,以高技术分弥补节目内容分的劣势。然而她的体力又不足以稳定完成所有难度跳跃。

  与此同时,千金谢尔巴科娃以一套普罗科菲耶夫的《火鸟》惊艳四座。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千金在表演服上花了巧思,设计了变装,在直立旋转过程中,蓝色的衣服从肩膀下拉就变成了红色,象征了火鸟的形象。

  那个赛季谢尔巴科娃蝉联了俄锦赛冠军,科斯托娜娅则包揽了除了俄锦赛和世锦赛之外的所有锦标,更被评为国际滑联最佳新人。

  特鲁索娃在大奖赛总决赛和俄锦赛都获得第三,这无法满足她的一颗冠军之心。她发现在Sambo-70俱乐部似乎难以补足短板,于是她想到了转组。夏天,她和科斯托娜娅先后转到了冰王子普鲁申科开设的滑冰学校“普鲁申科的天使(AOP)“。希望转换思路的同时也能有所突破。

  让特鲁索娃下定决心转组的或许还有一个原因,比她小两岁的“K宝”瓦利耶娃刚进入青年组就以绝对优势夺冠。她不仅掌握两种四周跳,在滑行和旋转上更是出色,是难度和艺术表演的完美结合。

  从利普尼特茨卡亚、梅德韦杰娃到扎吉托娃、特鲁索娃再到瓦利耶娃,俄罗斯女子单人滑完成了终极进化。

  瓦利耶娃出生在喀山,小时候身体不好,被父母送去练过芭蕾、艺术体操、花滑等项目,最终她选择了花滑。她受索契冬奥会上利普尼特茨卡亚影响,她从小就很注意控制自己动作与音乐的配合,把竞技节目当成一个舞台节目来看待。与其说瓦利耶娃是运动员,不如说她是一名冰上舞者。

  2020年初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国际滑联陆续停止了2019-2020余下的所有比赛,世青赛成了这个赛季最后一个大赛。但防疫松懈的俄罗斯并没有停止国内的花滑比赛,反而加大投入,吸引了所有一线选手回去参赛,以保持状态。

  年龄最小的瓦利耶娃身体看着壮了一圈。为了应对发育带来的身体重心变化,Sambo-70俱乐部用一系列身体素质训练来为女孩子们增加肌肉和力量,以抵抗一天一个样的身体变化。

  在这样严格训练里,本来要在青年组多奋斗一年的瓦利耶娃,在无压力的情况下又练出了阿克塞尔三周跳、勾手四周跳,并且在俄罗斯杯系列比赛中与成年组的选手们跨级竞技。

  特鲁索娃在AOP得到了普鲁申科和另一名教练米哈伊洛夫的悉心指导,滑行和表演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比赛成绩高开低走的情况没有改善,但控制力和表现力倒有了很大提高。

  年底的全俄锦标赛,前三位是谢尔巴科娃、瓦利耶娃和特鲁索娃。大家才发现,俄罗斯花滑的女单迭代已经完成了。“三小只”之一的科斯托娜娅因为转组后又感染新冠的原因,花了很长时间康复,阿克塞尔三周成功率大幅下降,早已掉队,于是留在前五名的“老将”的只剩下当时16岁谢尔巴科娃、特鲁索娃,余下的瓦利耶娃、乌萨切娃和赫罗米克都是14岁的小姑娘。

  进入奥运赛季,谢尔巴科娃在夏训时脚趾骨折,伤愈后又经历了赛季中途换节目等波折,但大心脏的她凭借屡屡在关键时刻跳出四周跳的神奇表现,来到了北京。

  特鲁索娃在AOP训练一年后重回老东家,看似一无所获,实则成长不少。图特别丽泽把编舞格列克加乌斯新作的《弗里达》给了她,自由滑也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摇滚风的《库伊拉》。两套节目风格硬朗,硬核火箭少女终于不需要硬拗柔美形象,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表达。

  年满15岁的瓦利耶娃升入成年组,连夺大奖赛加拿大站、俄罗斯站、欧锦赛和俄锦赛冠军(大奖赛总决赛因疫情取消),大有重演四年前扎吉托娃升组即大满贯的主角剧本势头,北京冬奥会少了她可不行。

  瓦利耶娃是完美的进化版,但也可能只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在她身后,新一代俄萝以阿卡特娃、萨莫杰尔金娜、穆拉维耶娃、佩特罗珊为代表,阿克塞尔三周跳+四周跳逐渐成为节目标配。俄萝的技术在国际花滑圈已经成为现象级的存在,在女子单人滑的统治,或许还将延续很多年。

Power by DedeCms